资产被查封,工厂停工,佛山老牌照明企业本邦电器怎么了?

杜娟没有想到,本邦电器的“灯”突然间就“暗”下来了。

8月4日的上午,顺德区勒流街道新埠工业区与往常一样,人来车往,甚是热闹,但就在此地,拥有近30年历史,曾在传统节能灯时代,多类产品市场份额跻身行业前十的佛山老牌照明企业,广东本邦电器有限公司(下称本邦电器)的厂房已大门紧闭。

两个月前,这里的各个车间还是灯火通明,插件车间的员工杜娟还一度加班到晚上9点。两个月后,供货商上门追债,法院查封资产,工人被欠薪200多万元,公司全面陷入停工状态。

这家老牌照明企业顶峰时年产值高达10多亿元,且创始人曾提出要在2016年实现30亿元目标。

与此同时,国内LED照明市场深陷价格战厮杀,有业内人士表示,本邦电器出现全面停工的现象,或许与其转型LED市场有关联。

本邦电器究竟发生了什么?从8月3日至今,南方+记者试图联系创始人蔡干强,但截至发稿前,其电话一直无法接通。

而目前至少可以肯定的是,这家本土照明大鳄进军LED行业的转型大计已然折戟沉沙。

走访现场:

工厂已全面停工 员工欠薪最长达4个月

坐标顺德区勒流街道新埠工业区,广东本邦总部所在地。8月4日周五的上午,这里和往常一样人来车往,但本邦电器的厂区内一片沉寂。

走过的路人偶尔也会停下脚步,看一眼,那十多张密密麻麻的贴在工厂门口的法院公告。

这些落款时间为8月3日的公告上显示,目前包括佛山市顺德迪邦钢材贸易有限公司、佛山市鼎铁钢材有限公司向顺德区法院申请对本邦电器公司财产进行查封的,查封的财产则包括注塑机、车床、摇臂钻床等生产设备,以及出口LED白光管中管、环保螺旋中江螺口白光节能灯等灯饰成品。

在本邦照明工厂大院的公告栏上,一张盖有“顺德区人力资源和社保局劳动保障监察专用章”的公告上显示,由于广东本邦电器有限公司、佛山市顺德区华强本邦电器有限公司存在违法拖欠员工工资行为,该局已介入处理。为进一步核实欠薪情况,本邦电器公司的员工可于8月3日下午、4日前往勒流新城居委会登记身份及工资情况。

“现在我们都是在给政府看门口了。”面对记者的来访,保安老潘一边盯着手机,一边无精打采地说,现在工厂已经全面停工,大部分人都在等政府处置的通知。

“究竟公司是要破产,要解散,还是要赔偿,总得给我们一个说法。”仓管员何艳告诉记者,一线员工基本上都拖欠了6、7月份的工资,而像她这样的中层管理人员4-7月的工资则一直没发。

事实上,员工遭拖欠工资已非第一次。根据员工反映,此前公司也曾迟发了1-2个月的工资,但因为公司的一直以来的生产经营情况都十分正常,再加上后来工资也补发了,所以大家并未起疑。

勒流街道办书面回复记者称,本邦电器目前拖欠部分管理人员4—7月、部分一线员工6—7月的工资,合计涉及人数217人,涉及金额约220万元。企业有关负责人表示早前已通过变卖资产解决了部分工资问题,目前正想办法筹集资金发放拖欠的全部工资。

针对该公司的欠薪情况,勒流街道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已进行劳动监察立案处理,并组织了全体员工进行工资情况登记,持续高度关注事件的发展以及工资问题的最终解决。

本邦是谁?

顺德本土照明“大鳄” 员工最多时超万人 

实际上,这家如今遭遇资产查封的本邦电器,是一家拥有近30年历史,员工人数最多时超万人的传统照明企业。

根据工商信息显示,广东本邦电器有限公司成立于1999年,生产涵盖筒灯、射灯、支架、、LED灯、无极灯、镇流器、电光源和开关插座等产品,在广东、湖南、湖北、河南等地建立八个生产基地。

作为本邦电器的创始人,蔡干强在佛山照明行业有着一定的影响力。在业界,一直传说着他在上世纪80年代中后期,凭借300元起家,从一间简陋的手工作坊式“山寨工厂”,做到本土照明大鳄的故事。

佛山市照明灯具协会会长吴育林至今还清晰记得,最初与蔡干强的见面场景。

“那时候他是第一届顺德照明电器协会的会长,企业在顶峰时,产值达到了十多亿元。“吴育林表示,本邦电器作为佛山本土老牌的照明行业,在传统节能灯时代,走中低端市场以及规模效应下,曾经也是一方翘楚。

2004年获广东省照明电器协会授予的“首届广东照明电器十佳企业”称号、2005年获评“首届中国照明行业十大营销人”、2010年获顺德龙腾企业称号……本世纪第一个十年,本邦电器获得众多荣誉,是其辉煌期的一大标志。

不仅如此,根据中国照明电器协会发布的《中国照明产业二十年发展报告》,2009年,本邦照明在传统节能灯、T5(T4)支架、电子镇流器等领域的营收一度位居行业前十,甚至超过本土照明上市龙头佛山照明。

这家老牌照明企业,还拥有“华强”、“粤电工”、“本邦”、“华强王”等多个自主品牌,主打中低端照明产品。“也曾经很想开拓中高端市场,但并没有取得明显的效果。”一位本邦电器的员工对记者说道。

这似乎并不妨碍本邦电器的发展。“2008年金融危机都没有倒下来。”作为服务了公司13年的老员工,杜娟回忆起公司最辉煌的时期依旧流露出一丝自豪感。“那是2012年,那时单一个车间就200多人。”

不仅如此,这家作为传统节能灯时代的顺德照明“大鳄”。在2012年开始大举切入LED照明领域。“当时还是比较畅销,出了不少货,以OEM贴牌生产为主。”杜娟回忆道。

一向低调的顺德本地人蔡干强还在此后的2015年期间,接受了多家行业媒体的采访,雄心勃勃地宣布了公司应对LED照明发展的大计。

那一年,杜娟在网络上看到了蔡干强提出的计划:将通过管理机制优化、品牌再造、产品精减、渠道提升等手段,直面LED市场的搏杀,并许下2016年要做到30亿元的宏愿。

危机爆发:

进军LED市场深陷“价格战” 转型大计折戟

然而,就在蔡干强提出30亿元计划的这一年,距离本邦电器仅10公里,另一家佛山老牌照明企业,托维照明因资金链断裂、债主临门而深陷困局。

同期,LED照明市场已深陷“价格战”。

2011年到2016年,恰逢国内LED照明行业“价格厮杀”十分惨烈。“普通的LED节能灯的价格起码下降了60%。”广东昭信企业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梁凤仪说道。

在她看来,这样的价格战下,LED行业变得极其的“烧钱”。如果企业没有足够的资金或者技术实力,大规模去做LED,往往就会投入与产出不成正比。

而在传统节能灯时代,以中低端市场为主站场的本邦电器,在LED照明市场也采用了相似的战略。

一位佛山照明行业的资深人士对记者分析道,早年在节能灯时代,由于照明行业的成本已经达到了一定的极限,下降的空间已不大,“价格战似乎显的很有效果,但到了LED节能灯时代,价格战不再奏效了。”

进军LED领域,作为后来者的蔡干强选择转战海外市场。他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分析,国内照明市场未来前景广阔,但当下竞争激烈,品质有待提升,利润很薄且十分混乱,哪怕进行巨大的投入也未必会有好效果。

他认为,国内市场需采取稳固发展的战略,把原有渠道深耕好。而目前国外照明市场对品牌的需求更大,品质要求很高,利润远高于国内。如果把国内的渠道模式复制到国外也很容易立竿见影。

“以前出口和内销各占一半,但今年80%以上都是出口订单。”品质部经理李枫坦言,这几年本邦在LED领域的技术越来越成熟,质量也在不断改善,可以算是“比上不足比下有余”,与本土一些龙头品牌的产品也相差无几。

不过,也有内部人士指出,在注重技术LED新产业时代,本邦电器似乎还依循着“低成本、大规模”的老路。负责产品开发的申磊告诉记者,从2015年开始,研发部门就从原来10几名工程师压缩到2人,而他也被迫调整到生产岗位。

“前几年LED产品一度很畅销,但是老板并没有因此转型成功,近两年又做回传统的节能灯。”杜娟告诉记者,本邦电器的顺德总部工厂生产规模一直在收缩,部分业务环节还要外包出去。

尽管无法准确获悉本邦公司经营状况,但根据勒流街道办的通报,近年来,本邦公司工业总产值、工业销售产值、出口交货值等主要统计数据呈持续增长态势。2015年12月起,本邦公司将湖南、湖北、河南等生产基地的数据统一纳入顺德公司统计,显示其工业总产值处于增长状态。而自今年6月起,该公司工业总产值出现下降,且降幅较大。

今年7月,本邦公司风云突变。负责生产管理的申磊发现,从7月份开始,工厂就不进原料了。随后,陆续有一批有一批的供货商上门讨债,紧接着法院查封资产……危机骤然爆发。

本邦究竟发生了什么?从8月3日至今,南方+记者试图联系创始人蔡干强,但截至发稿前,其电话一直无法接通。

对于这种危机的突然爆发,有佛山的业内人士认为,或许与本邦电器的LED市场投入有关。

实际上,这几年,“价格战”的厮杀下,因在LED领域投入过大而引发资金链断裂危机的事件,在佛山照明行业中并不少见,营收一度高达20亿元的托维照明、天猫电商收入过亿元的品一照明都失陷于此。

“盲目的以低价去抢夺市场,也就是以近乎贱卖的方式去争夺市场,最后容易把自己推入到死胡同。”佛山某知名照明企业负责人对记者说道。

没有人敢肯定的说,是谁让这盏灯暗下去。唯一可以肯定的是,这家本土照明大鳄进军LED行业的转型大计已然折戟沉沙。

文章可以转载,注明出处就可:海贸会 » 资产被查封,工厂停工,佛山老牌照明企业本邦电器怎么了?
微信公号:跨境电商海贸会
每天来这里升级你对跨境电商的认知吧。
100000人+已关注
分享到:
赞(0) 打赏

评论抢沙发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